fbpx
星期一, 9 月 28, 2020

【黃昱銘經驗談】探討插畫的梗、人氣及插畫本身的意義

強者經驗談

 

台灣的優質插畫家真的很多,但無論廠商或插畫家本身,都過於在意人氣,忽略了插畫還有很多廣泛的用途。除了提倡文創產業,我們是否也該重視插畫本質及如何發展插畫家潛能的可能性?

在之前幾篇文章中提到關於插畫產業的正確知識與認識之後,我時常在思考寫出這些文章的必要性,畢竟目前大眾也時常因為不理解而去忽略事情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之前在紐約聽到了一個插畫師和編輯共同分享的講座,一開始當然是在談關於插畫產業的甘苦談,但到了最後,發問的人問道:「你們插畫師和藝術編輯們在賺錢之餘,是怎麼樣來回饋社會的?」,插畫師的回答是:「我盡力做出美好有質感的作品,讓大眾能夠看到有美感又富有深度的作品。」,藝術創意總監則說:「我雇用好的插畫師。」

上述的談話,顯然已經超出台灣目前文創產業的高度非常多,雖然目前台灣還是看得到許多年輕插畫師高水準的作品,但是民眾看得到嗎?我們在我們唾手可得的雜誌報紙上,我們看的到什麼樣的作品?目前台灣的文創產業顯然還是以人氣為主體,但是這些高人氣創作者的作品如果搬上國際舞台代表台灣,有多少作品是能讓國外藝術設計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呢? 常常有人說那是因為國外生活水平高,難道台灣生活水平就是無法欣賞高藝術美感價值又有梗的插畫創作嗎?

以下是國外信用卡雇用的插畫師作品,和台灣最昂貴插畫師作品與銀行的合作。我們是否真的不能分辨什麼是美和設計?

台灣雇主將大把從社會賺來的鈔票花在人氣高的圖文創作者身上時,有想過他們為這個社會回饋了什麼嗎?

 

插畫在國際市場上的用途其實非常廣泛,價格都不像台灣低價,就連原本是插畫市場的黑洞之一的中國,目前因為大批留學生將國外所學的高水準帶回國內,提升與矯正國內插畫界的知識和美感,市場價格已經不斷調漲。而就在下一屆紐約插畫師工會「 Society of Illustrators New York 」的年度插畫大賽中,已經有兩個中國籍插畫師擔任評審。這難道就只能說是國外生活水準比較高嗎?在此我想澄清一個台灣媒體的錯誤訊息,全世界插畫比賽非常多,而波隆納插畫展或許是插畫童書界的奧斯卡,但絕非是插畫整體領域的奧斯卡,紐約插畫師工會的大賽可說是世界上最為競爭的插畫比賽之一,其比賽領域涵蓋所有插畫市場,並非只是童書插畫市場。

以下分享一下如何得到正確知識和分辨插畫,其實方法很簡單,您只要將這些單字輸入在 Google 圖片搜尋,馬上就可以知道其含義,希望對各位有幫助。

Sketch -草圖

Doodle -塗鴉

Dawing -製圖

Illustration -插畫

最後分享一下我替美國音樂雜誌 Billboard Magazine 畫的插畫,這次的案子非常挑戰,我必須在48小時內完成兩張人像有梗的圖。

第一張是關於美國 Spotify 公司準備上市,但是其實公司本身有許多內部危機都尚未處理,所以隨時都有可能影響整個公司。

可點選此連結

這張插畫是關於 Pandora 與 Amazon 的新合作方式可能帶來的負面價值,而作者的文章認為他們的做法好比小孩子隨意在路邊擺攤一樣隨便。

可點選此連結

藉此我也認為,關注社會問題,畫出有梗的插畫還是需要負責任的!在國外許多國家的報章雜誌文章的配圖,能夠得到工作的插畫師都是拿過比賽獎項和插畫專業學歷。而這些經歷重要嗎?當然重要!因為這些經過認證的好插畫師,只會提供美感有深度的作品來回饋社會,而不是草稿般品質需要靠圖案上面的文字輔助才能有意義的圖。

Image result for Michal Dziekan magazine illustration

來自插畫師 Michal Dziekan 配合雜誌的插圖關於出國旅有可能遇到的風險,一樣是梗,完全不需要靠文字就能有其效果和意義,這樣的構圖安排和用色需要花多少時間、金錢、經驗來累積才能夠畫出來?大眾肯定無法體會真正插畫師付出了多少才能有此功力,不過台灣人也無法在台灣的雜誌上欣賞到這類作品。因為台灣雜誌目前可能對於這一塊並不夠重視,常以剝削的低價來雇用真正的插畫師合作,那當然好的插畫師為了生活只好跟水準高的國外市場合作。

文/昱銘

本文內容出自《 Yu-Ming Huang Illustration 黃昱銘插畫設計》,由 黃昱銘 授權轉載,並同意 CACU卡庫 修訂標題,首圖來源:《Yu-Ming Huang Illustration 黃昱銘插畫設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